冴月是星光啊💙🌟

這裏是冴月✨
VIXX的星光🌟💙
主寫VIXX90line
ig:_newmoon_vixx

攙扶 VIXX90line

這裏是冴月。
這篇打得算是比較長也猶疑了很久要不要發上來
因為這篇是以昨天我們圓的事故作藍本𧗠生的文
也許就會讓人覺得我很沒良心,哥哥都發生這種事了竟然還有心情寫這種文
自己本來也沒有要寫的,因為從昨天中午就一直在擔心我們學沇哥哥的狀況。
但後來知道他沒有大礙總算是舒了一口氣,加上有星光親辜也想要看看,所以就試著寫了寫。
先說明本文只是以事故為藍本!
有些劇情如學沇是因為怕曬黑才穿的長袖然後澤運陪他都是我自己編的!
再次重申我的第一關注是我們學沇的狀況並不是90的互動
如果真的冒犯了很抱歉
請留言告訴我 我會把文刪掉的

如果沒問題就開始了喔
————————————————————
攙扶
VIXX90line

「這天氣還真熱啊。」
金元植拉了拉襯衫的領口,汗水不斷從髮絲滑落到頸間,再到胸口。
今天的行程是水上樂園的特別公演,6VIXX一行人一到了現場就是不斷地給照片簽名。
由於這次的公演在戶外,而且還在這一來就是三字起跳的溫度,成員們都熱得有點喘不過氣來。即使偶爾會吹來一陣風,那風還是染上了太陽灼熱的風采。
雖是如此,車學沇仍然穿著長袖的襯衫內搭白T長牛仔褲,是讓人看著也覺得熱的裝扮。
鄭澤運也是有點後悔了。
當初本來打算吸收上場公演熱翻的教訓要穿件薄一點的短袖T恤,可是車學沇就堅持要穿長袖的,說甚麼傻話怕曬黑一定要穿長袖的。鄭澤運知道他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膚色,連衣櫃裏也沒多少件短袖的,去游泳也穿得像要去潛水一樣。只是沒想到碰上這麼熱的天氣,他還是選擇了忍受。不過這人的性格就一向如此,甚麼都愛藏起來。說是就他一個人穿長袖也有點奇怪,又不想委屈孩子們,鄭澤運於是乖乖地在原本的T恤裡加一件白色的長袖內搭。
和自己一樣穿著那麼多的衣服,肯定也熱得快瘋掉。但看向掛著微笑向星光揮手的車學沇,自己也是有點佩服。只是稍微感覺他今天沒有平時笑得燦爛,話也不怎麼多?
「算了,大約只是我的錯覺。」
鄭澤運如此想著,又用毛巾擦了擦滑落的汗水。
如是者公演終於開始了,車學沇感覺自己好像有點乏力。其他成員也是注意到了,車學沇的臉色真的有點不正常。但音樂一起,大家就像按了某個開關般,自己心裏知道要專注在舞台上,也沒空去想太多。車學沇自己也深明這道理,雖然頭有點暈但還是努力把每個音階每個動作都盡力做到了位。
完成第一首歌,車學沇感覺全身的力氣都快要用光了。只是Love Me Do的前奏已經響起,沒有空隙讓他再作思考,腦內唯一清晰的是:要給星光一個完美的舞台。
一直硬撐到了獨舞的部分,他還是盡全力地把每個動作做到位,只是眼睛開始有點失神了。順著舞蹈動作轉了幾圈,他覺得頭腦越來越昏暈了,但他知道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於是靠著意志完成了獨舞。
完成獨舞的一瞬間,他覺得自己身邊的音樂聲、成員的歌聲、台下星光的應援聲漸漸消失,視線無法集中。
「我要暈倒了嗎?」
車學沇腦中充滿了疑問,然後就是一個跪下,台下的星光馬上擔心起來。其他成員也發現了跪下的車學沇,但以為只是舞台失誤加上身旁的豆兒已經伸出手要把他拉起來,於是繼續努力完成自己的部分。
「不行,我不能把舞台搞砸。」
車學沇嘗試爬起來,然而沒想到自己連這麼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他這刻感到的是恐懼,比起擔心自己不知為何突然故障的身體,他更擔心公演會因為自己而搞砸。豆兒發現車學沇根本不能自己用力站起來,神色都變了。車學沇看了一眼鄭澤運,拋了個「不要過來」的眼神,他知道他一定會不顧表演過來扶起自己。鄭澤運也像是接收到車學沇對自己的請求,於是一邊看著車學沇一邊繼續唱自己的部分,其他成員看到鄭澤運的舉動也跟著繼續自己的部分。然而鄭澤運感覺車學沇的狀況真的很差,他著急了。等到一唱完自己下一句line,他決定撤手不管了,一個箭步上前扶起車學沇。左手一手摟著那比自己稍幼的腰,用力把他扶起,車學沇的慌亂得到了些微的安撫。
「老毛病又犯了嗎?」
這是車學沇在意識漸遠之後第一句聽到的話,雖然有點朦朧但他確定那熟悉的聲音是自己平生知己的耳語。等到車學沇想要回應時,經理人哥已經從鄭澤運手中把他接走。看著鄭澤運重新走回舞台的身影,他知道自己真的該好好休息了。
「不行,還是去一趟醫院吧。」
工作人員把車學沇的衣扣鬆開,他在後台得到援助後精神狀態看起來還是很差,經理人哥最後決定把車學沇送去醫院接收正規的治療,順道好好休息一下。車學沇雖然不太清楚狀況,但模糊中聽到自己要去醫院,心裏也意外地乖巧不作反對。
在附近的醫院打了點滴,遠去的意識也慢慢恢復過來。經理人哥決定讓車學沇先回首爾的宿舍休息。雖然鄭澤運的可靠把自己的不安減輕了一半,不過自己不在現場就還是壓抑不住擔憂的心情。在路上從推特的飯拍中看到鄭澤運在自己下台後帶著弟弟打圓場的片段,心中無形的大石終於卸下。只是看到爀兒的眼睛有點紅,又有點痛心,這孩子真的總是很關心別人。對於鄭澤運,車學沇一直以來都是感謝的。雖然老是和弟弟們一起嫌棄自己,但每次也只有他能給自己最扎實的依靠。這次也一樣,不管是哪個方面,鄭澤運都替自己好好地處理了,連自己的不安全感也一併處理掉。
「Le心set」,有一次偶爾得知了星光之間流傳關於鄭澤運的一個詞。意思是一旦開始注意Leo這男人就會無法自拔。自己就正是重度病患者,被鄭澤運的一舉一動都圈得死死的。如此想著,車學沇好想躲進鄭澤運的懷裏好好睡一覺,就像那夜一般,但又總是覺得自己有點太依賴對方。就在這妄想之際,傳來了來自鄭澤運的訊息。
「在嗎?」
車學沇的神經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連忙打著字。
「在啊😀」
「真是的 快跟我去休息 我們很快就要回來了 一切都會沒事的 孩子們都很擔心你」
「⋯我也很擔心你」
車學沇笑了,這鄭澤運還真不坦率,但自己就正正是被他這反轉魅力深深吸引,害他又不斷想像鄭澤運在發這短訊時的表情。
「我等你」
車學沇少有地沒加上任何表情符號,但卻讓這三字添上了一層深意。
另一邊的鄭澤運笑了,在知道車學沇沒啥大礙後,本來一直擔心著心情得到了紓壓。想起剛才看到車學沇那攤坐地上的樣子自己是又生氣又自責的。不知道自己已經跟車學沇說過多少次不要勉強,但他沒有一次乖乖照做過。他那老是把自己放在最後順位的老毛病更是讓鄭澤運抓狂,不,應該說是心痛。把所有感情都收在笑容背後,不論是傷心、緊張、擔心,所有負面情緒都不曾在人前表露過,除了鄭澤運。
有一次鄭澤運在半夜睡不著覺時發現了偷偷裹著棉被哭泣的車學沇,不知道是在凌晨兩時氣氛的影響下還是怎樣,車學沇竟然主動依靠著鄭澤運訴出不快。鄭澤運那時開始就有了要成為車學沇後盾的想法,想要好好保護這一直默默努力著但又不懂和別人分擔的傻哥哥。那時不知哪來的衝動,還順勢把車學沇抱進懷中。自此車學沇開始向鄭澤運傾訴,而且似乎還很喜歡被他緊抱,甚至還幾次半夜過去鄭澤運的房間要他抱著自己睡。
到達宿舍的車學沇看了星光的回應,好好考慮自己的狀況後也決定一邊睡一邊等鄭澤運他們回來。

李在煥負責開門,鄭澤運守在後。一進門啃啃就打算要想平常一樣大叫一聲「我回來啦」,可今天在這之前就被鄭澤運摀著了嘴巴。在和平常的車學沇一樣吩咐好孩子們去洗澡休息後,鄭澤運終於走進了車學沇的房間。
他輕輕推開房門,為黑暗的房間帶來了一絲外來的光線。瞧了一眼,確認車學沇真的好好地在睡後,又打算關上門。
「澤運啊,別那麼快就走啊。」
車學沇閉著眼睛,帶著昏睡的小懶音輕輕說道。
鄭澤運停住了動作,留著開著的房門不管,慢步走向車學沇的床邊。
車學沇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
「坐我旁邊。」
鄭澤運按著車學沇講的話,乖乖地跨坐上床,原本稍為有點空虛的雙人床頓時變得剛剛好。
「對不起⋯」
車學沇還是奔潰了,他把頭正面擱在鄭澤運的寬肩上。本來跟自己說好要好好面對好好講的話一在鄭澤運面前就甚麼都說不出,情感已經無法再壓抑,自己給大家帶來了多大的麻煩啊。
「N啊」
車學沇沒有回應。
「學沇啊」
車學沇依舊沒有回應,只是鄭澤運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有點濕冷。
「車學沇。」
人還是沒有抬頭。
鄭澤運輕輕地把肩膊移開,雙手捧著他的臉,再空出左手把覆蓋著額頭的髮絲撥開,輕巧地啄了一下。
收到了鄭澤運的安撫,車學沇還是把臉別到一旁,不肯把臉露給對方看。
於是這次鄭澤運把唇瓣印上對方的小嘴,送上了一個深深的吻。比起激情,傳遞到更多的是安全感。
「我哭成這樣子很難看。」
車學沇終於把臉朝向鄭澤運,只是眼睛看得低低的,淚水在眼眶打轉。
「沒關係的。」
鄭澤運不知不覺用了哄小孩的語氣跟眼前人說話,只因眼前的車學沇這樣子真的太讓人憐愛。
「正如你這次暈倒一樣,沒關係的。」
「嗯?」
「暈倒」這二字又勾起了車學沇的神經,立馬把頭抬起來,圓滾滾的眼睛直望著鄭澤運。
「可是我把舞台搞砸了,我讓星光擔心了,我讓你們讓經理人哥讓工作人員擔心了,還讓專門過去慶州看我們的星光失望了啊!」
車學沇感覺是將對自己的不滿和自責一次過講了出來,說完話的他喘著氣,頭又垂了下來,眼睛朝側邊的地下看。
「有人怪你了嗎?」
車學沇依舊低著頭,無限的自疚感讓他感到窒息。自己還是不能接受這「因為自己的失誤而搞砸了一切」的事實,自己可是隊長啊。不僅沒有好好帶領孩子們,還拖累了演出,還讓大家都為自己操心。明明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挺過來的,怎麼這次就不行呢?車學沇知道自己真的已經很努力了,但還是敵不過身體,讓他陷入無助的深淵。
「就這麼不相信我嗎?」
這句話又再次使車學沇抬起了一直垂得低低的頭。從眼前人的眼神中,鄭澤運瞭解他絕對是相信自己的,他這平生知己只是在明知故問而已。
「那麼就再多依賴我一點啊。」
鄭澤運伸手抱緊車學沇,把頭擱在他的頸間,沐浴露的清香中散發著不安的氣味,促使他把懷中人抱得更緊。
「不會很懦弱嗎?」
「你做好面前的工作就好了,背後交給我,一直以來也是這樣的,以後也不會變。」
車學沇知道他說這話的意思。
把背後交給別人就是需要連性命也可以交給對方的完全信任,互相的依賴,互相的守護,他們之間的關係從過去開始就一直如此。
「不會有事的。你這傢伙肯定也有自己上推特看過報導和星光的回應,大家關注的都只是你的健康啊。所以快點去休息吧,之後的就交給我。」
鄭澤運一邊講一邊把車學沇安撫在床,車學沇也像是明白了自己身邊還有鄭澤運,還有孩子們,無助感也隨即消逝。現在自己可以做的就真的只有好好休息,這麼簡單的道理怎麼自己就一直想不通呢?
鄭澤運替床上人蓋上被子後跨下床就要離開,但車學沇抓住了他的小拇指。
「最後的請求,可以抱著我一起睡嗎?」
「不行。」
鄭澤運意識到這人又恢復原狀後又像平常一樣傷人心,直接了當地拒絕。
「你不抱著我我就睡不著,我就告訴星光你不讓我休息。剛才好像看到他們說要炸些甚麼的,你就等著瞧吧你。」
車學沇本著對方不會理自己的心態,半開玩笑地說到。
「⋯真拿你沒辦法。」
出乎意料地,鄭澤運重新回到剛才坐暖的位置,在車學沇旁躺下,然後伸出手把車學沇抱向自己。
「學沇啊,跌倒也好怎樣也好,不要再用那麼驚恐的眼神看著我了。」
鄭澤運說的這話是真心話,車學沇被送走後自己就努力壓制不安的神緒帶著孩子們打招呼打圓場,暫代車學沇的位置。可是每當一想起車學沇那時看向自己的眼神,心就一揪。
「出現事故覺得慌亂不是很正常嗎?你這甚麼意思。」
車學沇這次是聽不明白鄭澤運的話語了,明明剛才還叫自己多依賴他現在卻叫自己不要表露出惶恐?
「要記住不管你跌倒多少次,我都會來好好地把你扶起來的啊。」

评论 ( 17 )
热度 ( 47 )

© 冴月是星光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