冴月是星光啊💙🌟

這裏是冴月✨
VIXX的星光🌟💙
主寫VIXX90line
ig:_newmoon_vixx

表面之下(intro Leo ver) VIXX90line

這裏是冴月。
LR回歸大家有好好打榜嗎?
真的很擔心音源,沒想過瓜這麼快就掉到榜外
大家真的要一起努力把哥哥捧上銀河路啊😭
於是這裏先為大家先送上表面之下的設定開頭
————————————————————
表面之下
VIXX 90line

鄭澤運是覺得自己很煩人的。
對身邊的事物看似漠不關心,但其實每一細節都消化在眼底,融化在內心。別人一句玩笑,他可以把它放在心頭一整個星期。別人一個細微的動作,在他眼裡會被放大幾百倍,去分析、去猜測、去擔心。
也許擁有這些特點的人也能算上合乎現今社會所說的思想細膩吧,
但鄭澤運討厭這種細膩。
細膩得讓人感到煩厭的還能說上是細膩入微嗎?
不,這只叫神經質。
用更正確的說法,應該說是敏感。
有人對牛奶過敏,有人對花生過敏,只是自己很不巧地對事物的變遷過敏而已。
事情到這裏仍然沒什麼問題,高敏感度的人在社會也不是少見,只是程度的差異而已,只不過他選了一條一聽就知道很難走的路。
他跑去當偶像了。
下定決心時,他也了解過各種的風險、各樣的打擊。明明在娛樂雜誌裏就看過不少藝人偶像被評擊的新聞,他知道自己要承受的心理壓力,只是還是像著了魔一樣跑去當練習生。
這工作適合他嗎?他自己最清楚。
很辛苦,很累人,
是心靈的累。
每天不僅對著別人,更痛苦的是對著意志日漸消沉的自己。
當初的決心呢?
他有想過,當然有想過,自己會不會就這樣當一輩子的練習生過活。
每天的生活壓迫讓鄭澤運喘不過氣來,不安定的生活配上沒安全感的性格,調配出來的結果就是這麼恐怖,
幸好這時加入了一點外來因素。
高敏感度的人怕生,十分怕生,怕得連一起吃個飯也會吃不下的地步,因此第一次的見面讓鄭澤運感到非常不自在。
主動過頭的身體接觸,不住的問候,賴在別人房間不走的態度,全部,都讓鄭澤運很不自在。

「澤運啊,今晚我就在這裏睡了咯。」
車學沇很率性地向剛認識不到幾小時的鄭澤運提出留宿的要求。
鄭澤運是覺得很為難,房間很小,就只有一張單人床,連地鋪也打不了,何況對方雖然比自己要嬌小一點,但還是有180厘米身高的人類。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他完全不能接受和親人以外的人睡在一起,應該說連試也沒試過。只是在同一房間就已經感到焦躁不安,怎能辦到睡在同一張床上?如果自己現在是個普通人身份的話,鄭澤運應該會想也不想就把車學沇趕走。只是他現在是個練習生,他知道要是真的當上偶像的話,這些情況一定很常會發生,自己總要適應,總要克服。還有就是,
他也想跟車學沇交朋友。
鄭澤運累了,也感知到自己軟弱了,他想要找個人互相依靠,而同為練習生的車學沇正是最佳的人選。所以要是現在就拒絕他的話,會不會把他嚇跑呢?鄭澤運這樣顧忌著。
在鄭澤運猶疑不決的期間,車學沇已經梳洗完畢,穿上自己的衣服躺上床了。
「來睡吧,明天還有練習呢!」
車學沇蓋上被子,轉頭向不知所措的鄭澤運說到。
「那個⋯學沇⋯不好意思我沒有跟其他人單獨睡過⋯所以⋯」
車學沇的話提醒了他,明天還有練習。要是因為這樣讓自己失眠一整晚,影響明天練習的質素怎麼辦。
鄭澤運還是鼓起了勇氣要拒絕對方。
「凡事也總有第一次的嘛!放心,我不會吃了你,你就安心睡吧。」
誰知車學沇還是不肯罷休,令鄭澤運越來越難開口拒絕。最後還是乖乖地梳洗好,跟車學沇擠上一張單人床。
鄭澤運把自己擠到牆邊,試圖讓自己的心靈誤認自己在一個人獨自睡。車學沇倒是跟著鄭澤運的動態黏到他身上,手抱著對方,臉貼著他的背。
「沒事的,我也一樣,總要適應,總要習慣。」
車學沇輕聲說出這句迷樣的話。這時的鄭澤運聽不懂,但還是花了一整晚的時間去思考,最後大約還是太累睡著了,可是第二天還是一副沒睡飽的樣子。
他討厭車學沇嗎?
雖然為自己帶來了不少麻煩,但還是不討厭。高敏感度的人的直覺通常都很準確,不知道甚麼原因,他覺得車學沇可以作為自己深交的密友。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車學沇那話語,那燦爛的笑容後藏著甚麼秘密。

TBC with intro N ver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冴月是星光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