冴月是星光啊💙🌟

這裏是冴月✨
VIXX的星光🌟💙
主寫VIXX90line
ig:_newmoon_vixx

祈願(上) VIXX 93line

這裏是冴月。
好好好好好好好冷
深夜寫好了第一篇93上篇👏🏻👏🏻
要滾去睡了🤦🏻‍♀️
———————————————————
祈願(上) 93line

「你這樣不辛苦嗎?」
「辛苦,但我可惜我愛上了他。」
李弘彬搖搖頭,臉上的微笑掛著絲絲無奈。又不能說是抱怨著,甚至散著淡淡的幸福。

李弘彬總是覺得如果世上真的有誰會比較受到神明的寵愛,那麼那個人一定是自己。
長著一副好看的臉,圍著自己的都是善良的人,還遇上了深愛著的他。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他完全沒有想過如此耀眼的人和自己是同年的。爽直、簡單、上進,和那時的自己完全相反。
「你也是93年的?」
稍稍低沈的嗓音掃開了自己獨自憂慮的雲霧。是的,最初還是因為是同年的關係而變得親近。李弘彬不知道對方是怎麼想,但自己卻是被金元植的個人魅力吸引過去的。
所以,李弘彬想說不定在這段感情上自己早就輸了。被他的一句好看,一句喜歡就弄得小鹿亂撞。最後故意去親近的是自己,處處為他想的也是自己。
願,每年都許,主角永遠都是他。
「希望拉比今年可以順利solo出道。」
「希望拉比的音樂可以有更多人聽到。」
李弘彬自己是毫不介意的,全心全意的付出讓自己更有愛他的實感。只要看到他認真工作的模樣,在舞台上滿足的笑容就足夠了。愛情大約真的會使人盲目。明明心思如此細膩,明明是這麼聰明,傻了,戀愛就是這麼單純美好。

「豆是我的soulmate啊。」
李弘彬一開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本來也不打算換來甚麼回報,但上天又突然餵給了自己大大一顆糖果。努力去壓抑內心的各種情感,他還是笑笑。望向金元植的側臉,還是如當天一般閃著光彩,不知不覺視線就變得更柔了。那人看著前方,眼睛反射著點點光輝,突然一轉頭,李弘彬馬上像隻被抓住的兔子一般抖了抖。獵人對他露出的卻是微笑,還有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頭。
「真的是那種喜歡哦。」
金元植輕聲說道,臉上的微笑依舊,帶著一點寵溺。
「啊?」
「就是你想的那種。別問我為甚麼知道,總之我都知道。」
然後就是這樣地在不知道誰的穿針引線下開始了,金元植沒有聰明到察覺李弘彬對自己所作的一切。

「弘彬他也喜歡你啊!」
很激動地拍了一下桌子,那人用氣音盡量大聲地說著。
「怎麼可能⋯⋯」
上一秒才豆兒豆兒地提著李弘彬的金元植掩著臉,害羞地笑個不停。
「你真的甚麼也不知道呢。」
那人翻了個白眼,將李弘彬為金元植所做的事一一道出,才講到第三項,金元植已經又掩起了臉。

在一起了,很甜蜜的一對。雖然李弘彬看似仍然是付出更多的一方,但金元植也有在好好回應。總是窩在工作室,戀人也由得他了。李弘彬覺得愛他,自由也應歸他,雖然他很喜歡看金元植為自己爭風吃醋的樣子。一切也是很美好的,比起老夫老妻般的兩個90哥哥,他們倆更像是熱戀中的情侶,就是走在街上也惹人羨慕那種。李弘彬曾經以為這樣的關係可以一直延續下去,但怎麼當初為自己和金元植穿針引線的人如今反而介入了兩人之間?
其實說實話李弘彬覺得他們之間沒發生甚麼,只是金元植越來越少來黏著自己,還有越來越常跑去找李在煥而已。不代表些甚麼,所以沒有說恨誰,他僅僅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錯了些甚麼而已。

「弘彬啊⋯我⋯」
「我明白的兄,你沒有錯,他也沒有錯。」
欲言又止,李在煥急切地想要解釋。相反地,也許是因為總在思考這件事的關係,李弘彬說得特別平靜。
「我在想,也許錯的是我。」
李在煥沒有說話,只是露出了心疼的表情。拿起桌上的水杯,把剩餘三分之一的水也喝完,又輕輕地放回原位。
「對不起。」
「就說了,你沒有錯。」
撩起衣袖,李弘彬看了看手錶。午後的陽光照射在錶面,秒針滴答滴答在跳動。
「我有事,該先走了,謝謝你。」
李弘彬燦爛地朝李在煥笑了一個,然後轉身把大衣甩向後,到餐廳的收銀處先把帳買了。打開厚厚的玻璃門,外面的寒氣立馬逼過來,這樣還是沒法引起李弘彬的注意。默默嘆出了一口氣,白煙馬上飄散在空氣中。此時他的鼻子是紅紅的,眼角也是。
內心一邊稱讚著自己剛才的冷靜,一邊又討厭著自己現在這副模樣。
「一切也還沒搞清楚啊李弘彬。」
罕有地自言自語,這是他現在最想告訴自己的事。原來自己即使多愛金元植,還是沒有達到完全的信任,還是說正是因為太愛所以才怕被誰搶走?嘗試不再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李弘彬重新把剛才和李在煥的對話內容整合,可以肯定的是對方絕對沒有對自己的戀人動甚麼心。
走在大街上,交通燈轉換為綠燈。李弘彬下意識地看了看左邊,眼簾只出現了匆匆走過的路人。心又痛痛一揪,肅殺的寒風帶走了淚,他嘲笑著自己。
又想他了。

「彬,怎麼了?」
這是對上一次久違的對話。
難得一次不在工作室,是在本家宿舍的交集。
「那個⋯要送給Ken兄的嗎?」
李弘彬在他房門停下來,看著金元植在一個美樂蒂娃娃上貼上一直手寫卡。
「啊⋯嗯⋯⋯會喜歡的吧。」
金元植回答後,李弘彬拋下一句「飽含愛意送的禮物,不管是甚麼都會喜歡」就離開了原地。
「植啊,我該冷靜一下。」
金元植跟著他走到了客廳,他背對著自己,聲音是有點顫抖了。緩步接近,金元植不理對方的阻止抱住了他。
「不是這樣的。」
緊貼著對方的頸窩,金元植閉上雙眼去感受他的氣息,嘗試去安撫不安的情緒。
「我也不是這樣的。我愛你,但給大家一點時間好嗎?」
淚滑落了在金元植的手臂上,經常認為自己是堅強的李弘彬下意識要離開現場。掙脫開了金元植,他打開了門。
「不,彬啊!那個其實⋯⋯」
下一秒他只聽重重的摔門聲,也知道沒有人可以阻止心意已決的李弘彬,包括自己。

對啊,又想他了,明明是自己提出需要冷靜期的。
記得Fantasy構思時,自己是最不明白男主角為甚麼會做到如此地步的人,他認為自己一定不至於陷於此。如今他是明白了,尋找愛情靈藥也好,甚麼也好,讓金元植回到自己身邊吧。

綠燈又轉換回紅燈,旁邊仍然是匆匆的路人。

评论
热度 ( 19 )

© 冴月是星光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