冴月是星光啊💙🌟

這裏是冴月✨
VIXX的星光🌟💙
主寫VIXX90line
ig:_newmoon_vixx

只和你一起的行程(下) VIXX 90line

這裏是冴月。
久違地上來更新了 說是終於放假了呢
把學校的文債也都還掉了
目前用心準備統測中 當然也期待著回歸💙
滾尼金髮無限好看😭😭😭
發一下小甜餅好了
———————————————————
只和你一起的行程 (下)
VIXX 90line

梳洗過後,在努力放輕腳步,以不吵醒還在睡的弟弟們的前提下,戴上口罩,兩人久違地並肩出門。
剛送走寒冬,迎面吹來的清風還是透著涼氣,伴隨著一點清晨的味道,天還是有點昏暗。街上只有零星的幾個人,車學沇也就放鬆了戒備,戴上帽T的帽子,挽上鄭澤運的手,把手伸進他的口袋裏取暖。
車學沇少話起來的時候,空間也變得安靜得多。不是那種肅殺的寂靜,而是如同清晨一般的,兩人神交而不需要言語的恬靜。每步每步都是並肩,雖然氣溫還是頗低,但對於面前這個期待已久的畫面,臉蛋稍紅的車學沇似乎感受不了。
走到街口再左轉,推開門,門把掛上的鈴鐺搖了搖,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穿得一身黑的兩人走進了較高一方常光顧的咖啡廳。
小店人流本來就不多,在清晨更是除了老闆和一個店員以外就空無一人,車學沇和鄭澤運的到訪微微打破了過於安靜的空間。
找了個靠著落地窗的位置,他脫下大衣放在椅背,安頓下來。
老闆對打算前去下單的店員揚了揚手,親自前去他們的桌子,放下菜單。
「終於等到了嗎?」
那老闆看上去很年輕,帶著圓框眼鏡,染著啡髮,散著一點文藝氣息,先朝兩人微笑,又轉向鄭澤運。車學沇對這個人的第一印象可以說是挺不錯了,但他開口問出的話卻使他覺得莫名奇妙。
「嗯,你也等很久了吧?」
鄭澤運難得向外人露出了笑容,不是燦爛的,而是深有寓意的那種,又看向車學沇,閉上雙眼,低頭笑笑。
「那還用說,我可是每天開店都在期待,先下單吧!」
「那麼就一份全日早餐加兩杯香草拿鐵吧,謝謝。」
正在體重管理的兩人不敢吃太多,一份全日早餐兩人吃大約也差不多了,鄭澤運再對老闆報以微笑,車學沇只能靜靜不解地聽著兩人意味不明的對話。
「好的。」
手不停歇地抄寫,最後筆尖落在了最後一個字,收走菜單,他轉過身去工作前,又說了一句:「很相襯呢。」

鄭澤運看著遠去的老闆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雖然還是不明白他們在說甚麼,但他很感謝那人讓鄭澤運露出了這麼美的笑容。
「到底怎麼回事啊?」
一直忍著不打斷他們對話,車學沇在對方遠去後禁不住疑惑向鄭澤運問道。
「那個人是我的高中同學。」
「啊!你們不會⋯⋯」
車學沇聽到了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後,腦袋的胡思亂想機制又立馬運作了起來,管不著禮貌,一口打斷了鄭澤運的話。
「才沒有,冷靜點。」
手上握著對方溫熱的手,這是鄭澤運其中一種安撫車學沇的方法。
「學生時期,我是很常和女生交往那種。那時的我和女朋友分手了,第一次這麼痛,第一次哭得這麼厲害,然後炫宇就來安慰我了,然後還說以後他要開一家咖啡廳,到時⋯⋯」
「到時候就把另一半帶來,他請客?」
鄭澤運又笑了,他總是很佩服車學沇的推測能力。自己在腦海裏幻想了無數多遍到底到時候自己會帶著怎麼的一個人來咖啡廳,又會發生甚麼事,一切都和想像中的不同,比其更美好十倍。
「但他怎麼知道我是你的戀人?」
車學沇又問,他一直還是覺得自己作為一個男生配不上擁有鄭澤運,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其中一種自卑。
「不知道,也許是感覺吧。」
鄭澤運沒有從第三身角度看過自己這對戀人,但他現在想他們應該是頗般配的一對。

依舊沒說太多的話,不一會兒早餐就送上來了。對了好幾天的減肥餐單,今天這早餐算是頗豐富的了。老闆壞心地只送上了一份餐具,鄭澤運害噗哧一笑,不過也就順了他的意。把炒蛋切成小塊,鄭澤運用叉子把蛋送到車學沇嘴邊,另一隻手小心翼翼地在下盛著。這罕有的時光,車學沇笑著,把好心情都寫了在臉上,微微張口,如是者把整份早餐都差不多吃掉了半份。
「停下,換我。」
就在鄭澤運十分享受於餵食戀人的時候,車學沇從粉紅泡泡中清醒了過來,才發現饞嘴的對方連一口都還沒吃上,就鼓起腮嘟起嘴地撒嬌了。太久沒看過對方這種模樣,鄭澤運又大笑了起來。
接過對方放下的刀叉,車學沇用心地把牛排切成了心形,用叉送到鄭澤運嘴邊,把剛從大笑中恢復過來的鄭澤運又重新拉進了大笑之中。
「雖是很好看,但我的嘴巴沒那麼大啊,噗哈哈哈哈哈⋯⋯」
車學沇是有點害羞了,裝作發脾氣地把刀叉連帶牛排都擱了在碟子上,交叉雙臂又鼓起腮。
「好啦學沇尼,我吃就好了。」
鄭澤運停止了大笑,把擱在碟子上的牛排又重新叉起來,放進口裡,咬住了一半。
「是這樣吃的。」
說罷,車學沇咬住了牛排的另一半,在把肉撕咬前還不忘親上一口。突如起來的直球,鄭澤運承認作為攻的一方確是有那麼一瞬間被撩到了。得到了肉和吻還有嬌羞戀人的車學沇露出了滿足勝利的笑容。

以兩杯香草拿鐵作結,這是一個兩人都不會忘記的早晨,鄭澤運覺得今天的拿鐵特別香甜。趕在人流變多前離開,結束這短暫美好的約會。下午的行程很順利流暢地完成了,鄭澤運覺得沒甚麼特別,只是格外平穩安心而已。
畢竟他真正喜歡的不是和他一起的行程,而是雙人行程的種種副作用。

评论
热度 ( 31 )

© 冴月是星光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