冴月是星光啊💙🌟

這裏是冴月✨
VIXX的星光🌟💙
主寫VIXX90line
ig:_newmoon_vixx

公器私用(下) VIXX 90line NEO

好想90 好想大家

還沒有忙完不過還是克服了拖延症

來更新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這篇真的拖了不知道多久 

久到我以為自己要棄坑了哈哈

總之就是我回來了💙


———————————————————

公器私用 (下)


VIXX 90line 花滑AU




「明天6點首爾廣場等咯」


「早上6點?」


「笨蛋,晚上啦。」


鄭澤運回到家躲進浴缸泡了個澡,腦裡依舊迴盪著車學沇說的那句話。腦裡想著他,下一秒就收到了他的短信,心跳加速後一股熱就流到全身,他期待那話就是他想的那種意思。但自己到底是喜歡著車學沇本身這個人,還是只是喜歡著冰上的那個他,他想自己只是後者。誰都希望自己喜歡的人能喜歡自己,但自己這個沒喜歡著他全部的人怎能說是愛他?


「自私。」


他吐槽了一下自己,抱膝把頭探進水裏,呼了一口氣,氣泡呼嚕呼嚕地冒著。稍熱的水把他白晢的臉醺成了淡粉色,耳根染成了更深一點的粉色。上升的蒸汽把他的頭腦迷得糊塗,此時此刻腦裡出現的竟然還是那句「要考慮一下愛上我嗎?」還有那人翩翩的優雅身影。意識到神志的不清,鄭澤運硬是強迫自己離開這溫暖舒適的環境,潑了自己一頭冷水。


「你沒愛上他,他更不可能愛上了你。」


對著鏡子裏臉紅著的自己,鄭澤運認真地提醒自己。不久後,他又笑了起來。自己根本沒被誰愛過,也沒愛過誰,車學沇只是第一個包有好感的人,這樣的一個人竟然在反覆斟酌著愛的人問題,說不定戀愛根本本來就壓根不存在在他的世界裏。


拿起手機再一次確認了短信,他只是不明白為甚麼是晚上,更不明白為甚麼訓練要到首爾廣場。而就在他疑惑時,短信提示音又響起來了。


「不管你考慮得怎樣,明天的是約會喔。」


鄭澤運第一次已讀了車學沇,不是懶得回,也不是忘了回,而是不知該怎麼回覆。




今天是平日,首爾廣場的人流比起週末少得多了,鄭澤運難得地先到了,待在門口等著。現在是晚上六點,雖說已經到了春天時分,但晚上的氣溫還是頗低。一陣冷風吹過,涼得鄭澤運擦擦手,倒抽了一口氣。


看著自己雙手,但忽然感覺到身上傳來一陣溫暖,是有誰把一件方格大衣搭在自己身上了。


「終於來了嗎?」


顧作生氣地閉上眼睛仰著頭,感受著大衣主人殘留著的餘溫,鄭澤運索性把大衣穿上,然而那人沒有如常地走到他面前。


「久等了。」


突然被侵犯的腰間使他發了個抖,耳尖的神經被嘆出的暖氣騷動,蜜糖般的嗓子傳到他的耳裏。腦裡一片空白,心跳也許也沒試過一下子飆得那麼快,剛才感到的寒意早已消失無蹤,全身的細胞都亢奮著似的。很俗氣地一個比喻,就像一點火苗撞進了草堆,又像化學品之間的激烈反應,一下子就燃得不可收拾。臉上沒有表情,身體早已僵硬得不知如何動作,鄭澤運本想故作冷靜,但僅餘的智商讓他想起那人正緊貼著自己。


「哎,還害羞了呢。」


本來稍微緩和的細胞又激動起來,他沒想到心臟還可以加到這種速度。這是車學沇,他知道這理論上是車學沇,但他又不是車學沇,那平常大咧咧賜他手刀話癆單純陽光可愛的車學沇到哪去了?還沒看上一眼,那氣息也已經可以說是完全不同了,說是有點像冰場上的他?不,似乎連傾慕的距離感也打破了。


「胡⋯胡說,快去練習場地。」


鄭澤運終於在腦裡一陣暴風雨過後開口說了第一句話,然而那口吃敗露了他的所有心情寫照。


「早就開始了哦。」


車學沇終於放開了他,輕盈一轉走到了他的面前,身上就穿了一件厚厚的深綠衛衣。


「May I?」


車學沇歪著頭,從口袋中抽出自己的手,伸向鄭澤運。遲疑了幾刻,鄭澤運才把手遞向對方。雪白的手遇上了冷空氣,邊邊角角漸漸泛起了粉紅。眼前獵人的嘴角勾起了壞笑,他卻依然像草叢中的白兔一樣懵然不知,車學沇輕輕地在他手背留下一吻,黑溜溜的笑眼滾上來,欣賞著鄭澤運表情微妙的變化。接著,另一隻手搭上他的肩,乘勝追擊地入侵他粉的唇瓣。


「走吧。」


鄭澤運睜大了眼睛,腦裏再次一片混亂,被車學沇拖拉了幾步才勉強能動作。


這樣⋯⋯是被撩了嗎?


鄭澤運還是不敢相信著自己被親吻的事實,感受著對方手裏的溫度,他覺得自己已經認不清眼前這人是誰。心中驅使之下,在百貨公司門前,他鬆開了車學沇牽著自己的手,踏前了幾步,挽上了他的手臂。


車學沇稍為被鄭澤運的主動所驚訝,看向身旁的他,四目對上了又被刻意迴避。臉上的驚訝也不禁接著轉為笑意。


「哼哼⋯⋯」


一聲壞笑後突然鬆開了被纏著的手,直接拖著他的手收到穿在對方的大衣口袋中。


鄭澤運的頭垂得更低了,本來畏寒的另一隻手也熱的從口袋裏閒出來替自己搧風。


外面的人是怎麼在看自己呢?明明自己和他的手都放了在自己的口袋,但主動的卻是他,害羞的是自己,鄭澤運想著也覺得奇怪。


「澤運這是害羞了?」


車學沇從旁探過頭來,臉上掛著的還是他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平常那乾淨的笑容今晚真的消失得無影無蹤。


鄭澤運沒有回答,只是又別過了頭。想擺高冷?不,只是頭腦飄得不知道怎麼反應而已。


試圖逃離車學沇熾熱的眼神,鄭澤運四處張望琳琅滿目的貨品分散注意力,但不論看向哪一角,心中還是惦掛著牽著自己的手。那手每動一下,手腕脈搏每一下的跳動都撈住了鄭澤運的心。不敢看,但卻每一秒都想著他現在臉上的表情。


所以那手忽然間消失的時候,他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緊握著自己的手忽然間鬆開了,口袋只剩下了自己的溫熱,單純是這樣已經讓自己覺得寂寞?鄭澤運想是的,總之他這瞬間非常地在意那人的去處、表情、情感,每一樣每一樣都不想讓它們在自己手指縫中溜走。


「N!」


鄭澤運雙手把車學沇拉向了自己,兩人之間的距離大約只剩十厘米,從眼球的倒影可以看到,自己和對方的神情幾乎一樣。他的心悸動了,這次車學沇也一樣。


明明唇都親過了,但也比不上剛才十分之一的心動。那驚惶的眼神就像是走失了的孩子一樣,不能沒有自己,臉上的紅暈也是可愛得誘人。車學沇是差點忍不住就吻了他,他不敢吻,因為他知道面對著這樣的他,一吻下去就直到缺氧也捨不得離開。


大家都晃了晃神,才又拉開回正常的距離。


車學沇這才想起自己搭了在鄭澤運肩上的手,鄭澤運這才發現了圍了在自己頸上的棗紅色圍巾。


「這⋯⋯」


「果然⋯⋯早陣子一看到就覺得很適合你了。」


鄭澤運摸了摸頸圈上的圍巾,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睛。


「是哦,我的日常都想著你,像你想我一樣。」


鄭澤運開始懷疑眼前這人是否會讀心。




接下來自己做了些甚麼呢?吃了石頭鍋飯?逛了體育用品店?吃了千層蛋糕?


鄭澤運想大約是這樣吧。


他甚麼都不記得了,因為每一秒只是消化車學沇的撩人也已經不夠時間。他只記得自己很快樂,自己都在和車學沇在一起,不過也許這樣就遠遠足夠了。




「最後還是要來這裏滑冰啊。」


不知不覺,自己已經被車學沇牽著手,穿上了溜冰鞋,在露天冰場上自由地滑走。快要打烊了,人也不見得剩下多少,這些都是車學沇設計好的嗎?過了這一晚,鄭澤運不禁懷疑。抬頭一望天空,沒有漫畫中的漫天星宿,但深藍色的天際浮著暗雲也不失為一種淡雅。


鄭澤運躁動的心忽然間靜了下來,雖然滿腦子還是旁邊的那個人。


「車學沇。」


「嗯?」


「今天的一切都是假的嗎?」


對著鄭澤運的認真,車學沇面癱了一下,然後又好像頗為得意的低頭笑了笑。


「過去的才是掩飾著的。」


鄭澤運直勾勾地看著話剛畢落的車學沇,露出了思考中的表情,一時間的訊息量或許是有點大。


「那麼今天就到這裏吧。」


車學沇面向著鄭澤運,倒後滑了幾步,然後又忽然衝向前,靠近了鄭澤運的耳邊,如那天一般。


「還是你要現在給我答覆?」


頭也不會地揮揮手,冰場上剩下的還是一臉茫然的鄭澤運。




「教導有方啊,教導有方⋯⋯學沇你做了些甚麼?」


冰場上的鄭澤運順著愛之夢第三號的柔美樂曲翩翩起舞,同一個3A卻是多了不少柔情,臉上掛著的是對愛情嚮往的表情,一舉手一投足都是蜜蜜愛意。


「沒甚麼,公器私用了一下罷了。」


車學沇看著冰面上做著結束動作的鄭澤運,拍著掌笑笑。


走近過去,他可以感覺到鄭澤運緊張了起來。他喜歡這種反應,因為就像他掌控著一切似的。


「第三次了,所以現在可以給我答覆了嗎?澤運。」


评论
热度 ( 30 )

© 冴月是星光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