冴月是星光啊💙🌟

這裏是冴月✨
VIXX的星光🌟💙
主寫VIXX90line
ig:_newmoon_vixx

破碎 piece2:抓到你了 VIXX90line

看我强烈的求生欲
虽然赶不上日更但我来更新了
晚了 明天还要早起那我就先撤去洗澡了
晚安🍬
———————————————————
破碎 piece2 :抓到你了
VIXX90line

郑泽运今年的生日也是一个人过。
应该说,他从不庆祝生日。况且,今年已经是他27岁生日了。在工作室点着蜡烛,那小小的烛芯慢慢地被火焰吞噬,让他想起了自己灵魂里虚耗着的神力,还有三年而已。
从一开始拼了命地去找,每个人的眼睛都去盯,到现在已经基本上随缘,他就看那声音说的灵魂会互相吸引到底是吹牛还是事实。不过不得不提的是借了神力来下凡的人生还真是贫乏,从小就连家人也不安排上一个。只赐与了他音乐上的才华,郑泽运常常自嘲说也许上天是想他苦中作乐吧。吹熄蜡烛,今年的生日愿望依旧是尽快拿回灵魂然后开开心心地继续作曲,安心地渡过这一生。
蛋糕还是不小心买大了,他拿起刀正想切开,这时身上调了震动模式的电话却显示来电。
“生日快乐,大作曲家!你的曲又被盲选采用了,这次也是让朴学俊唱吗?”
“嗯,就这样,不是回了你电邮吗?”
郑泽运回着黄代表的电话。郑泽运想他算是韩国数一数二的作曲家而他贩曲的方式也有点不同。因为他对自己做的音乐很有要求,所以永远都不是公司指定他的歌要交给谁唱,而是他选歌手来唱他的曲,连demo也是自己唱的,录歌的场地也指定在自己的工作室。其他大公司有许多唱功一流的歌手所以他有许多选择,但这家小公司就暂时只有一个歌手的音色他觉得和自己的曲匹配。
“其实⋯其实这次打来主要不是想要和你确认些什么的⋯⋯是⋯⋯想要让你开个门⋯⋯”
“什么门?”
“你家门,我家有个孩子无意中听了你的demo就说想唱这首歌⋯⋯我已经跟他说过公司有安排的了!但他还是自己来找你了。现在都11点了,外面冷着,你就开个门吧。”
郑泽运这才想起自己家的门铃坏了,难怪没听到有人来了自己家门。
“好好好,让他在这住一晚行了吗?”
“谢谢,还——”
郑泽运直接挂了电话。年中有不少人公开表示过想要唱他的曲子,但亲自找上门的还是第一个,他是对这个人挺好奇了。把黑色的木质大门打开,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和自己身高相若的男人,看着比自己要年轻一些,但其实是同年。
“Leo先生你好,我是车学沇。听了你的demo就觉得——”
郑泽运一看向车学沇的眼底就意识到了他和其他人的不同,那清澈的眼睛里映照着的正是他寻觅已久的倒影。呆住几秒后,他伸手勾住了对方的后脑勺,迅速歪一歪头去贴近车学沇的唇瓣,但车学沇立马推开了他。
“你是疯了吗!”
车学沇明显受到了不少惊吓,他喘着粗气,红着脸,目光带点凶狠。
“抱歉,我喝了点酒。”
郑泽运想清楚才发现自己这好像有点太急了,连忙摇摇头装头疼,撒了个谎。
“那我择日再访,先失陪了。”
车学沇浅浅鞠了个躬转身就要走,郑泽运是一手把他拉住了。他转过头来,使劲挣扎了几次都不成功,冷冷地盯着他,但比起怒气,更多的是惊恐。
“放手。”
“不要曲子了吗?”
知道主导权在他手上后,凝望着车学沇生气的脸容,语气稍带傲慢挑衅,还不自觉笑了笑。
“⋯⋯”
“要不要也好,总之你要是今天擅自走了,我就和记者放料说你想勾引我,用美色换曲子不遂。”
郑泽运笑得更开了,他忽然觉得自己才是想要侵犯车学沇的那个变态,但他不在乎。
“⋯⋯混蛋。”
车学沇叹了口气,顺着拖着自己的手回到了郑泽运的工作室。关上门,车学沇脱下了大衣。郑泽运的工作室开了暖气,于是就只穿着黑色的贴身高领上衣,坐在红色的布艺沙发上。他没想过自己偶像的工作室会是这个样子的,也没想过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会如此糟糕。车学沇喜欢郑泽运作的曲,喜欢他的衣着,喜欢他的冷彻,最勾他心的是他的嗓音。因为自己和自家公司的大前辈朴学俊很熟,所以才有机会听到了郑泽运唱的demo。他觉得郑泽运的嗓音像是被海风洗过一样,冷而带点孤寂。在他多向朴学俊讨demo听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迷上了他的声音。郑泽运本来就长得又高又好看,身材比例也是好得可以去当模特。车学沇不是没有当过粉丝,但饭上一个男人还真的是第一次。
“香蕉牛奶。”
郑泽运用玻璃杯装了一杯香蕉牛奶放在桌子上,自己则是拿了罐装咖啡。
“你怎么知道⋯⋯”
“虽然我不太喜欢偶像产业,但有名的也是略知一二的吧,N。”
郑泽运说着坐在一张白色高脚凳上,拉开了咖啡罐的拉环,仰起头喝了一口,让车学沇忍不住看向了他的喉结。他想起刚才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是挺自相矛盾的,明明对于自己偶像突如其来的亲吻感到心动,甚至有点开心,但又为了给对方留下一个有矜持的印象而演了一堆正常人反应的戏。唯一真实的是他真没想到郑泽运是个那么随性的人而吓到了。
“过奖了。”
车学沇嘴角微微上扬,忍不住美滋滋的心情,明明心里那句是惊叹的“他竟然知道我⋯⋯”。
“听过demo了吧?那就唱一段副歌。”
车学沇差点吓得把口中的奶也喷出来了。郑泽运看着他捂住口的手却只想着怎么去拿他的唾液,但思想又很快恢复理智,他觉得自己真的噁心死了。
车学沇调整好状态后,闭着眼睛清唱了一段曲子的副歌。明明是同一首曲子,却唱出了和郑泽运demo截然不同的风格。郑泽运想将他的嗓音称之为温暖,就如冬天被窝里的暖和一样,又像是被蜜糖浇过。郑泽运每一首歌都是讲分手的,这首也是,却带给了他另类的冲击,他觉得车学沇的演绎是他没看过的、最善良的一个角度。他听过车学沇的歌,但一直嫌他的声音太黏腻,但和自己的曲子配在一起却又是如此的契合。
“Leo先生这样可以了吗?”
郑泽运依旧还沉醉在他唱的最后一个音节之中,连灵魂的事也忘个精光。车学沇一睁开眼就看见郑泽运直勾勾地凝望着自己,由不得又有点害羞。
“啊嗯⋯⋯但你的声音还是太甜了。”
郑泽运不加过滤地只说出心底话,他还在想着他唱歌的声音,还有旋律的互相融合,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会让车学沇误会为自己唱得不好。
“不好意思,但我可以再调整的!我是真的很想唱你的歌!”
“因为我的名声?”
郑泽运已经听过无数次这句话了,他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带点嘲讽的回应。年中自己不知道遇上过多少个贪图名声的人想要唱自己的曲子,每次都提醒了他自己剩下的就只有名声和音乐,然而车学沇给出了他出乎意料的答案。
“我想要带走其中的孤独,想要更了解你。”
车学沇像是怕郑泽运会把自己赶出门一样,讲的话也没经过大脑就溜出来了,说完之后才发现其中的不妥。
其实郑泽运的重点不在于他后面的一句,而是在于他竟然听出了自己歌曲里的感觉。孤独,郑泽运斯是被触到了伤口一样,但又被车学沇的温暖安抚。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持有自己灵魂的关系,他感到被了解,这是他下凡27年第一次感到安心。
“呃⋯⋯我的意思是指你的工作⋯工作⋯”
“可爱。”
看着急急指手画脚辩解的车学沇,他抓了抓银白色的头发,浅浅地笑了。黑色过长的浏海使车学沇的眼睛变得若隐若现,郑泽运站起来,从高脚凳的位置走近车学沇,俯身伸手把他的浏海轻轻拨开。
“进我的房间睡,我今晚改一下编曲。”
车学沇一直以来看到访问报导中的郑泽运都是高傲的,今晚他却在他眼底看到了温柔。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冴月是星光啊💙🌟 | Powered by LOFTER